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 人物 > 正文

红军杰出将领许继慎

2020-10-10 09:42:04 | 来源: 中廉在线

2020年,是红一军(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的简称)诞生90周年。

红一军是1930年4、5月份、由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3个师改编而成的。它是大别山区组建的第一支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的成军建制的红军队伍(之前的红十一军虽然都是按照统一的番号命名的,但是没有军部,并且分属鄂豫皖3省党组织的领导),也是第一支直属中央军委指挥的红军队伍。军长许继慎,政治委员曹大骏,副军长徐向前,参谋主任朱亚伦,政治部主任熊受暄。下设三个师、一个独立旅。红一军的组成,标志着鄂豫皖边的革命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许继慎,原名绍周,1901年出生,安徽六安人。少年时期的许继慎,正直勇敢、聪明活泼;读私塾时,才思敏捷、通情达理,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1924年5月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第一、第二次东征,是中国工农红军的高级指挥员、军事家。1988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确定为33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家(后增至36位)之一,并被誉为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军事家;2009年9月,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一、光辉的足迹

许继慎幼年时候在家读私塾,1919年“五四”运动后,怀着改革社会、探求真理的远大抱负,与志同道合的杨溥泉结伴到安庆求学。1920年考入安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习。

1921年1月和4月,他和王步文、舒传贤等人参加了在怀宁学宫和安庆菱湖公园召开的安徽社会主义青年团筹备会和成立大会,并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为安徽早期的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之一。

1922年秋,当选为安徽省学生联合会常务委员兼联络部长。他先后参加和领导了以安徽学联为主体的安庆“六二”学潮、澄清安徽省议会三届议员选举和驱逐倪系省长李兆珍、驱逐六安知县骆通和反对曹锟贿选等一系列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

1923年秋,因领导数千名学生痛打贿选的省议员,遭到反动当局的通缉,被迫逃亡上海。进入上海大学学习。

1924年5月考取广州黄埔军官学校,为第一期学员。入校不久,结识了蒋先云,先后阅读了《共产党宣言》、《阶级争斗》、《唯物史观》以及《马克思主义十讲》等著作,并成为“青年军人联合会”的中坚分子,经常与国民党分子作针锋相对的斗争。

同年9月,认识了周恩来,并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和亲切教诲下,从事革命活动。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在军校新编教导第二排任排长。第一次东征时,在淡水、阿婆两大战役中,作战英勇,成绩显著,被提升为连党代表。棉湖战役后,调任连长。第二次东征时,升任七团党代表办公室少校干事、代理团党代表。

1926年曾被调到干部训练班第二中队担任中队长。3月“中山舰事件”后,黄埔军官学校和一军中的党员被迫离职,他乘隙回乡探亲。在居乡的半个月中,先后介绍童立荣、许希孟、汪子才等人加入中国共产党,为皖西革命播下火种。7月参加北伐战争,被派到叶挺独立团任第二营营长。同年冬担任由叶挺独立团扩编的第四军第二十五师的七十三团参谋长。

1927年春,调任叶挺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第七十二团团长。5月,夏斗寅发动叛乱进袭武汉,他率部英勇阻击,配合其他各部,平定了叛乱,为保卫武汉立了大功。后至上海养伤,未及参加南昌起义。9月受党中央派遣,回皖西组建革命武装。途经合肥时,找到了党员童汉章、范毓南、刘自强,帮助成立中共合肥小组。不久,因人告密,遭受通缉而被迫离开皖西,再度赴上海,一面治病,一面在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下,从事革命活动。

1929年1月,中央军事部长、组织部长周恩来在处理中共六霍县委员会与安徽省临时委员会之间分歧时,他奉命担任过一段不公开的统战工作。

1930年3月,中央决定将鄂东北、豫东南、皖西北的红三十一师、三十二师、三十三师3支红军队伍合编为红一军,派他任红一军军长。4--5月,他到达鄂豫皖边区,与曹大骏、徐向前一起,积极整顿当地部队,胜利完成红一军的组建和整编工作。6月,率红一军向六安、霍山西部地区的反动据点发起进攻。先后收复流波、麻埠等地,同时攻克霍山县城,歼敌地方武装千余人。继而又攻克英山、罗田、云梦等城镇,壮大了红军,巩固和扩大了鄂豫皖根据地。

8月,红一军与鄂豫皖边特委联合组成“京汉特区行动委员会”,奉命出击京汉线,进攻中心城市。9月中旬,他率红一军由四姑墩出发,沿京汉线东侧北上,先袭广水车站,因敌固守未克。继向信阳之敌发动进攻,仍未奏效。10月中旬,红一军攻克光山后,改选前委,因军内错误地认为他在京汉线上“作战不力”,故未选他为前委委员。

12月,国民党反动派对鄂豫皖根据地发动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围剿”,他率红一军东出皖西,获得了东西香火岭战斗的胜利,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的成功。

1931年1月,红一军与红十五军合编为红四军,他改任第四军第十一师师长。2月下旬,他率红十一师向信阳以南的京汉铁路进逼,先后袭占了李家集和柳林车站,接着在孝感双桥战斗中,全歼敌军三十四师。

4月,张国焘作为六届四中全会后的中央代表,到鄂豫皖根据地主持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工作,“改选”当地的党和红军的领导。他被调任红十二师师长兼皖西军分会主席。因其坚决反对和抵制张国焘强令推行的“左”倾冒险主义错误政策,而遭到张国焘的忌恨。9月,被张国焘非法逮捕和严刑逼供。11月,张国焘以“改组派”、“第三党”、“AB团”等罪名将他秘密杀害于河南光山白雀园。

二、传奇的人生

许继慎自幼聪明好学、才思敏捷、知书达礼,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他体格魁梧、秉性豪爽、正直勇敢,路遇不平、绝不旁观,该出手时就出手。因为他很仗义,大家便自然而然地聚在他的身旁,从小就有很强的号召力和凝聚力。许继慎的一生,虽然很短暂,但是很奇特,留下了很多传奇。

(一)勇猛过人,两次坐在担架上指挥打胜仗。

1925年底,国民革命军开始了第二次东征,关键一仗是攻克号称“南国第一天险”的惠州城。在蒋介石指挥军队强攻一天未果的情况下,许继慎第一个站出来向政治部主任周恩来请求:“我去当敢死队!”在团党代表蒋先云率领的另一支敢死队的密切配合和革命军大炮的支援下,许继慎时而猛奔、时而伏卧、时而跳跃前进,终于躲过敌军的火力,冲到城墙下。许继慎在战友的掩护下,身如矫燕,领头扶梯爬至城头,一阵猛扫后顺势投出两枚手榴弹。敌人守军猝不及防,顿时一片慌乱。城下部队趁势而上,迅速冲进并占领了惠州城。由于许继慎在战场上带头拼杀、攻克有方,被任命为第七团代理党代表。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此时,许继慎任叶挺独立团第二营营长,上任后的第一次战斗就是强渡汨罗江、攻打平江。战斗中,许继慎带领全营官兵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势、摧毁敌人的城郊堡垒;接着又在平江城下消灭了守敌的预备队,冲进城直捣敌军司令部,守军头目陆法自杀,敌群龙无首,平江不攻自破。在攻打汀泗桥和贺胜桥的战斗中,独立团以铁军的姿态猛烈进击,打通了通往武汉的大门,许继慎领导的第二营在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贺胜桥之战担当正面攻击的是叶挺独立团,军阀吴佩孚亲自督战,调集数万重兵,构筑了三道防线和环形工事,他很自信地说:“要以贺胜桥一战而定天下!”战前,叶挺把独立团机枪连调给二营营长许继慎,并对他说:“许营长,我把全部家当都交给你了,你要小心,要勇敢。”许继慎率领独立团二营勇猛冲锋,连破敌军几个阵地。在猛烈攻击中,突然一颗子弹击中许继慎的右膀,子弹穿进胸部,再从左膀穿出,顿时鲜血染透了衣服。几个战士要把他抬下战场,许继慎坚持重伤不下火线,即使坐在担架上,也要坚持指挥战斗。战士们被他的战斗精神所感动,更加勇猛冲杀,最终胜利占领贺胜桥。作战结束后,连长卢德铭兴奋地跑来向许继慎报告:“营长,我们胜利了,通往武昌的最后一道大门打开了!”可是,许继慎却没有出声回答,卢德铭走上前一看,才发现许继慎已经昏死过去了。战后,叶挺含着热泪向上报告此事,他对许继慎的勇敢作战倍加称赞。

1927年春,许继慎调任叶挺领导下的第二十四师第七十二团团长。这个团原没有党的组织,许继慎对同时调去的几个党员说:“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是搞好党的建设,每个共产党员都要真正做党的宣传者和组织者,创造条件发展新党员。”

5月,在蒋介石的唆使下,夏斗寅率部发动叛乱进攻武汉,当时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都在武汉城内,夏斗寅妄图把武汉城内的共产党人一网打尽。为保卫武汉,七十二团团长许继慎率部力拒三倍于己的敌军。战前气氛十分紧张,许继慎严肃地对副团长说,如果我牺牲了,你要接替我!在战斗中,许继慎先是腿部受伤,他用绑腿简单地包扎一下,继续冲锋指挥。不久,一颗子弹穿透他的左肋下部,顿时血流如注,肠子也流了出来。他将流出的肠子塞进去、继续冲锋,然后又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右肋,从左胸穿出来,并刺穿他的左手,鲜血流了一地。许继慎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仍然坚守岗位指挥战斗,最终以一个团的兵力打退了敌人一个师的进攻,在战斗中立下首功。当叶挺看到许继慎时,许继慎躺在担架上,浑身裹满了绷带,气若游丝。经过很长时间的抢救,他终于醒了过来,人们这时才发现许继慎的身上布满了枪伤。特别是击中右肋的那一枪,在他身上就打出了六个深深的枪洞。许继慎作战勇敢,屡建奇功,好似一颗冉冉上升的将星,备受人们的青睐。

(二)能力超凡,两次刷新红军歼敌记录。

1930年3--5月,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鄂豫皖的红31师、32师、33师统一改编为红一军,许继慎任军长、徐向前任副军长。6月,许继慎率领两个师向六霍地区进攻,取得了连战连捷的辉煌胜利,特别是英山之战歼敌一个整编旅,这是鄂豫皖红军前所未有的空前大捷、最新记录。

许继慎和徐向前配合非常默契,在一年的时间内,指挥2000多人的红军消灭了15000多人的国民党正规军。徐向前后来在《历史的回顾》中这样写到:由于许继慎的到来,“部队战术思想有了新的提高,战斗力大大增强,标志着鄂豫皖红军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8月中旬,徐向前带领红一师遭到国民党戴民权师的攻击,双方在黄安西北四姑墩一带展开激战。正在拉锯较劲时,突然在敌军后面拥出两支红军部队,与红一师一起对敌形成夹击之势,致使敌人迅速溃败。这一变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来这是许继慎带兵赶到了!红一师的指战员们纵声欢呼:“许军长回来了!许军长带着部队回来了!”四姑墩之战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以前存在着严重隔核的三支红军部队(红十一军的第31、32、33师)第一次实施了协同作战。后来在前委会议上,许继慎提出混编的建议。在徐向前的支持下,前委批准了混编方案。整编了鄂东北、豫东南、皖西三个苏区的红军,成立了中共鄂豫皖特委,实现了鄂豫皖红军的统一指挥,逐渐形成了“狠、硬、快、猛、活”的战斗作风。这些,对于后来相继取得光山、金家寨、香火岭等战斗的胜利,巩固和扩大鄂豫皖苏区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对于许继慎开创性的工作,周恩来曾经给予很高的评价:“许继慎政治上很强,很能打仗,他把叶挺独立团的战斗作风带到了红四方面军。”

1931年1月,许继慎率领的红一军与蔡申熙带领的红十五军合编为红四军,蔡申熙和许继慎分别由军长改任红十师和红十二师师长(许兼任中共皖西军委分会主席)。合编后,许继慎率部先后袭击了李家集和柳林车站,歼灭了国民党军第十二师守敌1个营、击溃2个团,击毙旅长侯镇华。3月,许继慎和蔡申熙密切配合,在广水双桥镇地区全歼国民党第三十四师,生俘师长岳维峻以下官兵5000余人,缴获各种枪炮6000余支(门),这是整个红军历史上第一次取得的歼敌一个整编师的辉煌胜利,许继慎再一次刷新了红军的歼敌记录。

一个又一个胜利使许继慎在鄂豫皖根据地的党组织、政府和红军中树立了崇高威望。许继慎虽然只是一个师长,也常常被要求在军部指挥行动、常常是跨师指挥作战。就连张国焘也说:许继慎的能力确在各师师长之上,各师师长也都唯许继慎马首是瞻,他是难得的将才。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夸张地说:“许继慎的声望有时高出于党和苏维埃之上”。

(三)功垂青史,建立两大功勋。

一是亲自组建和直接领导了英雄的红一军。事实说明,没有许继慎就没有红一军这支英雄的队伍。他带出来的红一军是一支兵强马壮的正规军,人数有一万多,是全国主力红军之一。

许继慎在率领红一军驰骋于江淮河汉之间的战斗中,不断总结经验,军事辩证法思想和作战指挥艺术都有很大提高,在战略战术上也有颇多建树。他指挥的很多战斗都有独特的打法,都是随着敌我态势的具体情况出奇制胜的。无论职务怎样变动、困难多么险阻,都没有减弱他的革命热情。他始终都以革命为重,积极贯彻执行特委的正确作战方针,实行“飘忽战术”,英勇机智、屡出奇兵。到1931年5月第二次反“围剿”结束,红四军已发展到近两万人,装备也得到空前改善,这些都与许继慎密不可分。

二是积极参与、全力支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建设。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最终连为一体,形成了东西长300多里、南北宽约150里,拥有近250万人口的广大苏区。在许继慎的积极参与和艰辛努力下,鄂豫皖苏区最终成为全国第二大苏区。这些同样与许继慎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三、鲜明的个性

(一)立场坚定,断然拒绝敌人诱惑。

许继慎作战勇敢、屡建奇功,不仅受到共产党的重视,也颇得国民党党政要人的青睐。当时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甚为看重许继慎,特写下字画赠给许继慎。

1927年,汪精卫武汉国民政府叛变,曾以独立师师长的职位作诱饵,妄图策动许继慎叛党。有人对许继慎说,“总指挥很是称赞你,要重用你。我们准备组建一个独立师,让你来当少将师长。我希望你跟我们走,不要跟共产党走。”许继慎听后断然拒绝、毫不含糊。

1931年,许继慎率领的红一军和蔡申熙的红十五军合编为红四军,许继慎改任红11师师长。决定出来后,很多红军军官都为许继慎鸣不平。人们都说,许继慎是有口皆碑的北伐战将、红一军的军长,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统一的红一军。合并后的红四军以红一军为主要基础,按理说,由许继慎来当这个军长比较合理。

蒋介石听说许继慎被降为师长的消息后,立即叫曾扩情去策反许继慎。早年,许继慎和曾扩情是黄埔军校一起的同学。蒋介石对许继慎也有着深刻的印象。他说:“只要他愿意回来,让他当军长,指挥哪个军都可以!他既然在红军中被撤职了,一定有失意情绪。”

然而,许继慎却说,从东征到北伐、从南昌起义到红军岁月,有多少优秀的共产党员都牺牲了,我还能在红军中当一名师长继续为革命服务,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他要下定决心当好这个师长。

(二)旗帜鲜明,坚决抵制各种错误。

许继慎在担任红一军主官期间,以巨大的政治勇气抵制了“立三路线”的错误。1930年,在“左”倾冒险主义指导下的中央和长江局不断发布命令,要求红一军切断平汉路、进逼武汉,提出“打到武汉过中秋”的口号。前委讨论上级指示时,许继慎尖锐地指出:“要攻克武汉这样的大城市,没有几个军是不行的......”

9月中旬,许继慎等按照上级要求、率领红一军沿京汉线东侧北上,在袭击广水、进攻信阳两次攻坚战中伤亡惨重,未能成功。为避免更大损失,许继慎没有盲目机械地执行上级命令,而是从实际出发,灵活作战,率部离开铁路沿线,南返根据地附近作战。一路上他选择弱敌、出其不意,消灭了好几股地方武装,帮助地方建立游击队,扩充部队。

然而,这些却被立三路线指责为“作战不力”、“右倾机会主义”,并在改选红一军前敌委员会时,把他排斥在外。许继慎对个人的升迁荣辱置至度外,即使是这样,他仍全力指挥部队。12月初,国民党反动派对鄂豫皖根据地发动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围剿”,许继慎断然决定回师皖西、先后恢复金家寨、麻埠、叶集等根据地,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继而又率部将来自六、霍、商城合围之敌,引入六安香火岭地区给予毁灭性打击,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

1931年11月,红四军中“弥漫着肃反狂潮”,张国焘利用敌人的反间计,逮捕了许继慎,审讯中施以酷刑,许继慎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然而,精神上的创伤更加痛苦!两个多月的时间内,就有2500多名红军官兵惨遭杀害;受到许继慎牵连的一大批红军官兵被行刑人员拉着排队走到河边、一个一个被杀害......得知这些情况后,这位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铁将军再也控制不住、失声痛哭,闹革命还有谁怕死?可天下哪有自己人杀自己人的道理啊?这是替反动派杀红军呀!此刻,他多么想重返战场,哪怕能死在敌人的枪口下,也比死在自己同志手上让人痛快;哪怕能为红军节约一颗子弹,也会让自己感到有所安慰。张国焘亲自在光山白雀园召开“公审”大会。大会上,许继慎忍着剧痛,十分艰难地从担架上坐起来,痛斥张国焘:“我许继慎对党对革命问心无愧,在艰苦环境中,我用鲜血和全部精力投入红一军的建设,经历大小几十次战斗,大都取得胜利,统一和巩固了鄂豫皖根据地。这些,足以证明我是忠于党、忠于革命的,苏区军民有目共睹。我相信,总有一天,党会对我作出公正结论的,你张国焘是代表不了党的!”张国焘在“公审”后便将许继慎秘密杀害。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许继慎怀有身孕的夫人王望春也被逮捕,保卫局的那些人员并没有因为这个弱女子怀有身孕而心慈手软。为了获取许继慎的所谓罪证,他们对这个弱女子施尽各种酷刑。在没有得到任何口供的情况下,他们便将这个弱女子拖至英山城外抓发砍头、身首分离、惨不忍睹。这个在贫困中长大、历尽坎坷红军女战士就这样成为张国焘屠刀下的冤魂。

(三)胸襟坦白,从容面对不公。

1925年,在第二次东征的兴宁战役中,负责正面阻击的国民革命军第九团被敌人打败,团长卫立煌脱掉军装,穿上便衣骑马逃跑,他的部队也跟着四散逃跑,敌人趁机发起进攻,东征军指挥部暴露于敌人面前,蒋介石在指挥部中成为敌人进攻的目标。千钧一发之际,许继慎率领七团两个连前来增援。许继慎骑马追上该团长,拖着他重返战场,最终他们打败了敌军。战后,卫立煌因战功晋升为少将,对关键时刻立下逆转之功的许继慎只字不提。在此情况下,许继慎不但不提战功,也闭口不讲说服该团长重返前线一事。事后,被称为“黄埔三杰”之首的共产党员蒋先云据实向周恩来汇报这些情况,周恩来在党内表扬许继慎“机智、勇敢和谦虚”,说他有“金子”一样的优秀品格。

1930年10月,在红一军第一次党代会上,许继慎被指责为“违背上级命令”、“右倾机会主义”,撤销了许继慎的红一军前委委员资格。对此,许继慎并不在乎,仍然执行稳妥的军事战略。1930年11月,他率部奔袭新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国民党郭汝栋第二混成旅包了“饺子”,缴获大批枪支和军需物资。12月,许继慎率红一军东出皖西,连克金家寨、麻埠、独山、叶家集等地,在东、西香火岭战斗中歼灭国民党军队3个团,击溃3个团,西返途中又歼敌1个团。东西香火岭战斗是红军历史上一次以少胜多的著名战斗,第一次反“围剿”也由此宣告胜利。这时,中央关于纠正“立三路线”的指示传达到红一军。前委成员们这才感到许继慎当初不打武汉的决策是正确的,均向他投以钦佩和愧疚的目光。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红军将领,却被“左”倾机会主义一贬再贬,最后被秘密杀害。1945年中共七大会议召开时,党中央为许继慎平反昭雪,并恢复了他的党籍,追认他为革命烈士,在延安时期编纂的历革命烈士的名录里,军将排在第一位。1981年,胡耀邦同志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称许继慎是“早年为党为国捐躯的人民军队的杰出将领。”

【延伸阅读】在我军历史上,曾经有过两支红一军,一支是本文所说的、鄂豫皖边的红一军,它是1930年4--5月份、由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3个师改编而成的。1931年1月中旬,红一军与红十五军在河南商城以南的长竹园会合,合编为红四军。1931年11月7日,红四军和红二十五军在黄安七里坪宣告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

另一支是红一方面军的第一军。1935年7月21日,长征途中,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为了加强统一指挥,决定对红军部队进行整编。红一方面军的第一军团奉命改称红一军:军长:林彪,政治委员:聂荣臻,参谋长:左权,政治部主任:朱瑞。8月,红一军编入右路军北上。9月下旬,在甘南哈达铺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第一纵队。(胡遵远 安徽金寨党史县志档案局)

责任编辑:万海男
本文出 中廉在线
手机版
相关阅读
点击排行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 手机版
本站所刊登的视频﹑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廉在线(中廉风尚(北京)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22509 值班电话: 13240250789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法律顾问: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9041149号-1
经营许可证:京B2-2019256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9041
出版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78 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63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