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旅游 > 正文

浅谈顺昌县“大圣文化”和大干镇发展生态文化旅游

2020-08-30 09:04:46 | 来源: 中廉在线

【内容摘要】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习总书记强调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他指出“生态兴则文明”,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观。将人文、生态、发展相结合发展生态文化旅游,十分符合绿色发展观。顺昌县山清水秀,有着深厚的大圣文化资源,而大干镇宝山风景区更是大圣文化山水人文的典型化身,大干镇围绕大圣文化做强做大旅游文化产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本文详细介绍了大圣文化,简要分析了大干镇围绕大圣文化发展生态文化旅游的可行性和对策。

【关键词】大圣文化、生态文化旅游、大干镇、绿色发展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我国经济迅速发展,国家意识到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过去那种粗放式的以环境资源恶化换取经济发展的道路行不通了。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习总书记强调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把“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他指出“生态兴则文明”阐述了生态与人文的关系,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观。

发展生态文化旅游产业是绿色发展的助推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民生幸福的催化剂。顺昌县山清水秀,森林覆盖率高达75.6%,有着独特的大圣信仰习俗和深厚的大圣文化资源,旅游资源丰富。而大干镇宝山风景区更是大圣文化山水人文的典型化身,大干镇围绕大圣文化做强做大旅游文化产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一、大干镇简介

大干镇地处顺昌西北部,富屯溪中段,北与邵武市洪墩、卫闽两镇接壤,西南与将乐县万安、安仁两乡毗邻,南与元坑镇和将乐县高塘镇交界,东南与水南、埔上镇相依,是三县交界的边陲重镇。大干历史悠久,至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曾出过许多名人,大干镇还是革命老区,红军曾在这里发动群众,建立苏维埃政权。

大干镇辖13个行政村、2个居委会,72个村民小组,48个自然村,总户数4930户,总人口16137人,其中农业人口12924人,占总人口的80.09%。

大干镇地处闽北山区,地华物阜,各类资源十分丰富,盛产笋、竹、珍稀食用菌、中药材等。境内山峦叠嶂,丘陵起伏,大小溪流纵横交错,构成错综复杂地形地貌,山势西北高、东南低,最高峰宝山海拔1304米,是全县第二高峰。全镇土地总面积203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1502.94公顷,林地面积17515.26公顷,森林覆盖率高达81.15%。镇区旅游资源丰富,有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宝山、国家传统村落上湖古村、省级自然保护区七台山、国家3A级旅游区乐活来布等。

二、大圣文化简介

顺昌大圣文化民间信仰历史悠久,早在唐朝、五代时期,顺昌民间就流行“神猴崇拜”,而后逐渐演化成为“大圣崇拜”,根据顺昌县文物遗址、民俗传说可以推测,顺昌县大圣文化起源早于吴承恩《西游记》成书,对《西游记》中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形象塑造有着巨大的影响。

(一)顺昌的大圣文化

顺昌县崇拜“通天大圣”习俗源远流长,具有丰富的实物、民俗、传说佐证,已经形成了一种特有的“大圣文化”。

在实物遗存上,全县发现“通天大圣”、“齐天大圣”神位碑或祭坛50多处、大圣庙20多座,遍布全县12个乡镇。碑位以“通天大圣”为主,“齐天大圣”为少数。部分大圣庙会祭祀大圣两兄弟或大圣三兄弟,建西镇际会村通天府祭祀大圣五兄妹,这种对大圣家族的崇拜,在省内和全国其他地区都极其少见。最具代表性的实物遗存是我镇宝山风景名胜区上南天门后的双圣庙,庙中存有两通石碑,左碑阴刻“宝峰齐天大圣神位”,右碑阴刻“通天大圣神位”,碑后是一座全石构大圣祭冢。经考证,南天门、双圣庙为一组仿木砂岩石构古建筑,和宝山寺大殿是同种建筑。根据南天门周围塌落的古建筑石构建 上“开山劝首承奉叩谢”和“时大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岁次辛未八月二十……”等阴刻纪年款,以及宝山寺大殿的始建年代元朝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等进行分析考察,该组建筑应为始建年代不晚于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的元末明初之建筑,早于百回本《西游记》成书至少200年,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处大圣墓形祭冢。

在民俗活动上,顺昌大圣崇拜习俗在明代洪武年间就有记载,大圣信徒众多,城乡男女老少对大圣文化、故事都能耳熟能详,上年纪的老人几乎都能口诵《通天经》、《大圣经》。大圣民俗活动最早只是祭祀,祭祀以道教仪式为主,伴有佛儒成分,然后逐渐发展到打糍粑、抢供果、设道场、采圣火、祭祀、跳僮、游神、过火山、下油锅、化替身等活动。每年农历七月初七是大圣诞辰日,村民除了祭祀外,还抬上大圣神像到各处踩街游神,沿街村民在自家门口摆香案供果,供奉神像,顶礼膜拜。

在故事传说上,顺昌宝山一代流传着石魔空(石猴子)的故事,故事说的是有一年宝山大旱,八仙求雨未果,于是吕洞宾邀请观音菩萨前来拯救苍生。因吕洞宾的恶作剧,观世音流下的精血掉入巨石缝中,孕育出了石魔空,后来石魔空成了猴王,打败了狐狸精,最后被宝山寺的得道高僧点化赐名。岚下乡、高阳乡一带流传着《通天大圣与鲁班先师斗气》故事,说的是古时候有一种神猴称号“通天大圣”,能降妖魔鬼怪、除狼虫虎豹,保一方百姓平安。上天看神猴风餐露宿,就让鲁班为其建造一座庙堂。但神猴对鲁班伐木建庙的行为很有意见,于是借机生事,大骂鲁班用猴毛制笔,伤及同类,发誓不住鲁班建造的庙宇。鲁班见猴子不讲道理,也故意将猴子的神位安于屋后,昼夜受风吹日晒雨淋。所以顺昌目前所发现的大圣碑或祭坛均不在屋宇之下,而立于屋宇之后。此外,顺昌另有《猴王出世》、《哪吒查灾情》、《水牛经恶性不改》等与猴子或“通天大圣”相关的民间故事,可以看出神猴崇拜的痕迹。

(二)顺昌大圣文化的演变

顺昌自古以来的“神猴崇拜”实质上是一种动物崇拜。人们对动物的崇拜起源于对大自然及动植物的敬畏,顺昌山林茂密,地理环境十分适合猴类生存繁衍,尤其宝山一代多猴的生态环境为猴精崇拜提供了崇拜原型。福建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徐晓望先生在《福建民间信仰源流》中论述:汉晋时期闽人既有祭祀山精木怪的习俗,唐宋时期这种习俗依然鼎盛。顺昌县博物馆张王益民先生通过研究存在于闽北民间有关五通神等传说,推测顺昌的神猴崇拜可追溯至唐代。何谓五通神?明代陆粲《庚巳编》卷五“说妖”条这样说道:“吴俗所奉妖神,号五通,又曰五显灵公。乡村呼为五郎神,盖深山老魅、山魈、木客之类也。”其中山魈就是人面猴身的怪物。

“神猴崇拜”并非直接转变为“大圣崇拜”的,而是随着民间信仰与宗教信仰的融合,逐渐演变而来的。宋明时期顺昌是佛教、道教融合鼎盛之地。《顺昌县志》记载:唐宋明时期,顺昌道教广泛流行,道坛广布。宋元时期,顺昌佛教盛行,元末有寺庵129座。蔡铁鹰在大《“闹天宫”活水有源——顺昌“齐天大圣”之我见》一文中指出,中国南方的大圣家族故事是以道教文化为基础的故事,元代才开始融入佛教的取经故事。萧仕平从地理文化视角来看认为通天大圣的名号是由临水夫人陈靖姑“通天圣母”的称号演化而来的,是由于古田-福州人口迁移将陈靖姑的信仰带入闽北,结合当地神猴信仰,形成了大圣崇拜。黎晓玲①则认为通天大圣家族是由“五通”经过佛教密宗及其民间化形式——瑜伽教改造逐渐变化来的。

最早描述大圣家族的文字应该是宋代话本《陈巡检梅岭失妻记》:且说梅岭之北有一洞,名曰申阳侗,洞中有一怪,号曰白申公,乃猢狲精也。弟兄三人:一个是通天大圣,一个是弥天大圣,一个是齐天大圣,小妹便是泗洲圣母。到元代杨景贤《西游记》杂剧中,大圣家族逐渐发展为五兄妹。根据王益民馆长的田野调查,他发现19通石碑牌位,其中17通都是通天大圣的牌位,镌刻了齐天大圣的石碑仅有两通,还都是与通天大圣同刻的,可见顺昌主要祭祀的大圣乃是通天大圣。顺昌县博物馆藏有北宋理学家杨时的家谱《杨氏族谱》,上面记载杨时先祖“唐进士授西镛州司户始祖子江公”的墓图上标明,该坟座落在顺昌东郊外弥勒献肚形坐亥山巳向,墓图西侧标识“顺昌东门来水”,东侧标识“通天庙”。这个祭祀通天大圣的庙在当时就可作为方位标志,说明这庙在周围是显著标志,人们都很熟悉,由此可以证明早在北宋之前“通天大圣”崇拜在顺昌已经十分流行,大圣家族的故事很可能取材于顺昌。

总的来说顺昌的大圣崇拜是由神猴崇拜经过宗教加工逐步形成的,随后受通俗文学作品《大唐三藏取经诗话》、《西游记平话》和《西游记》杂剧中神通广大的猴行者和通天大圣形象的反向影响,“大圣崇拜”便逐步定型。

(三)顺昌大圣文化与西游记的关系

《西游记》是一部长世积累型长篇小说,它由唐初高僧玄奘赴天竺取经的真人真事演变为长篇深化小说前后经历了700多年的发展历程,大致经历了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故事是真人真事,《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有记载。其中说道玄奘西行途中经过瓜州时,曾收过一名胡僧徒弟做向导,但刚过葫芦河,这名胡僧就因为畏惧前途艰险而退却了。这段故事除了文献记载外,在瓜州东千佛洞2号窟还有两副西夏时留下的《取经壁画》,这位胡僧就是孙悟空的原型。

第二阶段已开始将取经故事神话,胡僧变为神通广大的猴行者。代表文献是南宋刊刻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书中出现了一个自称“花果山紫云洞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猴王”的猴行者,化身为白衣秀才,来护送唐玄奘。但他不叫孙悟空,也没有“齐天大圣”的封号。这阶段的故事在古丝绸之路上的榆林窟3号窟留下了珍贵的图像资料,图中的画面是取得真经之后,图上有唐玄奘,有猴行者和驮着经卷包袱的白马。

第三阶段猴行者已变为孙悟空,取经队伍已逐渐成型。代表文献是宋元时期的队戏《唐僧西天取经》。该队戏发现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山西,保存在一部明代抄写的叫做《礼节传簿》的戏曲史资料中,但根据内容研究,应该在宋元时期就形成了。戏中猴行者已有了名字孙悟空,陪伴唐玄奘西天取经的也由猴行者一人变为孙悟空、猪悟能、沙悟净师兄弟三人和白马,取经队伍已经成型。

第四阶段孙悟空拥有了“大圣”称号和兄弟姐妹。这阶段主要是金院本、平话和元杂剧,艺术家们将《陈巡检梅岭失妻记》、《二郎神锁齐天大圣》等中国南方道教风格的猿猴精怪故事融入了取经故事当中,元代吴昌龄的《唐三藏西天取经》已佚失,此阶段代表作当属元末明初杨景贤的《西游记》杂剧,在剧中,孙悟空是“通天大圣”,“齐天大圣”是他哥哥。《西游记》杂剧第九出“神佛降孙”中,孙悟空的自白就是:“小圣弟兄妹五人,大妹骊山老母、二妹巫枝袛、大兄齐天大圣、小圣通天大圣、三弟耍耍三郎。”

第五阶段是百回本《西游记》成书阶段,在这一阶段,孙悟空集“大圣家族”的本领于一身,称号也由“通天大圣”变为“齐天大圣”,形象更加高大、完美,更具有神话传奇色彩。这一阶段的“实物佐证”较多,全国不少地方都发掘出了与《西游记》不同的细节以及与《西游记》所描绘的地形地貌、动物植物、气象物候等相似相近的景观和传说。

顺昌县所发现整理的大圣文化,应当是《西游记》从真人真事发展演变为长篇神话小说的第四个阶段。在顺昌整理和发现大圣文化前,第四阶段的实物资料只有磁州窟瓷枕上取经司徒四人众图,可见顺昌大圣文化对百回本《西游记》成书的重要的意义和影响,是百回本《西游记》中齐天大圣的塑造原型。值得一提的是,百回本《西游记》最早的版本是明万历二十年的金陵世德堂的《新刻出像官版大字西游记》。但是这版本并没有署名,只是在书的扉页上有“华阳洞天主人校”的字样,而顺昌有一个著名景点就叫华阳山,可以大胆推测顺昌“通天大圣”文化与百回本西游记成书关系密切。

三、大干镇旅游资源

(一)宝山

宝山,又称石宝山,位于大干镇土垄村上湖自然村境内,北靠武夷山,东接南平石佛庵、溪源庵景区,西与泰宁金湖、将乐玉华洞毗邻,面积30平方公里,方圆生态资源管护面积17平方公里。

宝山是顺昌县第二高山,主峰海拔1304米,峭拔秀丽,群峰次第而列。“山色秀丽,竹木苍苍”“奇峰峭壁,动愈千丈”。奇峰、怪石、佛光、云海、日出为“宝山五绝”;砂岩仿木石构古寺、千年银杏群、万亩毛竹林被誉为“宝山三宝”。国内唯一的元代砂岩仿木石构殿堂、南天门、神猴文化的发祥地——双圣墓及其他诸多古迹,形成宝山丰厚的人文景观。奇峰(石宝峰、玉屏峰)、幽洞(狐狸洞、干仙寮、滴水洞、蝙蝠洞、八仙洞)、怪石(撑腰石、试心石、棋盘石、卧牛石、星文石、宝山圣祖——猿祖石)、飞瀑、佛光、云海、日出、原始森林、奇花异草、珍禽走兽构成了宝山特有的自然景观。

山峰奇立,怪石嶙峋;春夏秋冬,景致各异;夏凉秋爽,气候宜人。登峰顶俯视群山,云雾翻腾,富屯溪、金溪似银带缠腰、蜿蜒盘亘,景色蔚为壮观,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感觉。景区内峰峦叠嶂,有险峻的宝山、巍峨的七台山、逶迤的演山,大部分峰岩覆盖原始森林,种类丰富,郁郁葱葱,植被覆盖率约99%,植物多样性分布明显。山间溪、涧、潭、瀑星罗棋布其瀑布落差不等,从几米至上百米,宽度也大小不一,从天而降的激流撞击在岩石上与潭水中激起阵阵的水雾,在阳光照射下,幻化成道道虹霞,艳美无比,其间以宝山的百米飞瀑与演山的十八节峡谷最为壮观、秀丽。现景区内主要溪流有娄杉溪与罗坊溪,沿溪两岸群峰苍翠,险峻。从壑底仰望群岩似蘑菇悬空挂,摇摇欲坠、惊险万状;涧水清澈见底,不时有娃娃鱼闪现期间; “蝶中仙子”——金斑啄凤蝶在谷中上下翻飞,奇花异草琳琅满目,似一幅美妙的山间风景画。

(二)七台山

七台山位于大干镇西北部慈悲、甲头两村间,与邵武市交界,是顺昌县第三高山,海拔1282.8米。民国版《邵武县志》载:“峰峦嵃嵃有七,故名;或云山有台星,文殊、普贤、会仙、狮子、云台、月台诸胜,故名。有百花洞,俗传为刘仙羽化之所。”七台山寺建于唐代会昌中期(841-846),名僧刘大师居此。古庵毁于清末。重建后的七台山寺整个建筑依山起势,层层升高,寺门额上书有“七台名山”4个楷书大字的石碑,为“民国二年秋月立”。寺前有10余棵高达30多米的百年柳杉,十分珍稀。

七台山风光旖旎,景色怡人,山峰奇巧,怪石峥嵘,古木参天,花潮如海。峰顶有一石碑上刻“望月台”,望月台下基岩200多米为悬崖绝壁,顶部主峰交错,奇形怪状,变化万千。七台山以林海、云海、花海而著称,以花海最迷人,花目繁多,芙蓉为甚;以云海最壮观,最为奇特的是雨后“响云”,云在峰谷间岩壁来回碰撞,撞击发出各种响声,令人惊叹。“叠叠青山情未了,万木阴森山经绕”,这是大诗人印九奎对七台山景色的写照。

七台山是原始风貌的高山风景区、顺昌县高山矮村自然保护区。这里有称为“七台四绝”的柳杉、红豆杉、浙楠、杜鹃,还有南樟、天官竹、巴吉、兰梅等珍稀植物;有猕猴、蟒蛇、黑熊、岩羊、角豸、白鹇、娃娃鱼、鹰嘴龟等国家保护动物。

(三)上湖古村

上湖村坐落于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宝山800米处山腰间,是形态比较完整的古村落。村中有20余座古民居,多为清代建筑;溪水尾入口处有一座清代重修的廊桥,是大干镇唯一保存下来比较完整的古廊桥。古村有古遗址7处、古桥2座、古井1处、石刻4处。村中有千年银杏、古树名木28棵,每至深秋,杏果累累,杏叶金黄,吸引大批摄影爱好者。

上湖村是宝山大圣文化重要组成部分,这里的传说、故事、民间习俗都与大圣文化息息相关,“猪公戏月”是其中之一。2011年新建仿古建筑“高老庄”,是张纪中新版《西游记》重要拍摄点。2012年上湖村列入中国传统村落,2015年上湖村入选福建省第二批省级特色景观旅游名村,土垅村获省级历史文化名村。

(四)乐活来布

2013年,来布村作为大干镇第一批美丽乡村建设村,重点是来布千亩小径竹绿色乡村景观建设。利用交通便利及靠近宝山风景区的有利条件,发挥来布的知青文化、连氏文化、小径竹资源等优势,打造集休困、观光、采摘为一体的近郊型度假村。2014年元成景区大门、竹林慢道、知青亭、烧烤区、休闲秋千、连氏宗柯、驿站、农家乐、景观灯、烧烤区、射箭区、迷宫区等景观景点建设,购置观光自行车、电瓶车等工具设施供游客游览。是年,来布村被南平市评为三星级美丽乡村。

2015年,来布村依托村庄、田园、竹林、亲水平台“四区”结构,拓展竹林青少年素质基地、竹林风光型“乐活”来布近郊游,对接宝山旅游。投资600多万元建成游客集散中心、停车场、知青亭、景观灯、连氏宗祠等等基础配套设施;铺设12公里竹林绿道,建成1公里江滨路。村民投入500多万元开发农家乐、采摘园、生态竹林体验娱乐等“乐活来布”健身游项目,建成大圣迷宫阵、大圣射箭场、大圣投石车、千山万水寻圣桥、猴王秋千、烧烤区、田园漫道等游乐项目,是父母沟通子女情感、进行“亲子游”的理想旅游乡村。2015年,“乐活来布”景区评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生态村、入选福建省第二批省级特色景观旅游名镇名村、省级水利风景区。

四、大干镇基于大圣文化发展旅游产业的优势

(一)顺昌县大圣文化的核心

顺昌大圣文化民间信仰历史悠久,带有浓厚的地方俗神色彩和特色文化标志,资源点覆盖全县,形成良好的文化氛围,有助于文化体验。顺昌大圣文化是《西游记》成书的重要实物佐证,有很强的学术研究意义。顺昌大圣文化中通天大圣的形象为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原型,二者相辅相成,互相影响。《西游记》使孙悟空形象深入人心,也为大圣文化旅游开发提供了素材,并起到宣传、传播的作用。此外,顺昌主打大圣文化旅游具有很强的民俗和宗教特色,齐天大圣信众遍及中国福建、台湾和东南亚的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华裔众多的国家,随着今后宗教旅游需求不断增加,宗教旅游市场将不断扩大。大圣文化旅游已成为顺昌旅游的核心品牌,随着双圣庙的发现、媒体对齐天大圣故乡的宣传报道、入选张纪中版《西游记》拍摄外景地、举办多届的大圣文化旅游节等等事件,顺昌县大圣文化知名度不断提高,已有一定的游客基础,而顺昌宝山为齐天大圣“祖地、祖山、祖庙、祖身”,是大圣文化的核心,在发展大圣文化旅游产业方面,大干镇将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二)生态优势明显,旅游资源丰富

大干镇森林覆盖率高达81.15%,环境清幽,空气清新,氧负离子浓度高。其中宝山风景区动植物多样性丰富,风景区内植物种类数占我国植物总数的54.9%,珍稀动物频频出没,曾有华南虎、金钱豹出没记载,鸟类有黄腹角雉和白颈长尾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有短尾猴、白鹇、棘胸蛙等10余种。宝山风景区还是被誉为“蝶中仙子”的国家Ⅰ级保护动物金斑啄凤蝶保护区。镇区旅游资源丰富,宝山风景区高峰伟岸、云雾缭绕;上湖古村秋色怡人、遍地金黄;七台山古木参天,花潮如海;乐活来布百亩油菜、千亩竹海。同时拥有干山大米、宝山红菇、来布雷笋、上湖银杏、干山湖羊、宝山古茶、白石喜饭、武坊擂茶、武坊七色芋饺等特产名片。

(三)交通条件改善,潜在客源丰富

目前顺昌县顺邵高速已经通车,武沙高速已开始建设,南昌至厦门高铁已纳入长期规划,顺昌交通条件已大幅度提升,为旅游业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顺邵高速在大干镇有一个出口,大干镇区位优势凸显。大干镇宝山风景区与武夷山国际风景区、泰宁大金湖、将乐玉华洞毗邻,可以用大圣文化特色旅游吸引周边景区游客前来,潜在客源丰富。进入高铁时代后,更可以吸引长三角、珠三角旅游市场的客源。

五、目前大干镇旅游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对旅游行业重视不足

因旅游行业营销成本极高,需要投资大量不产生收益的基础设施等内容,且抗风险能力极低,导致镇政府对旅游产业发展重视不足,忽视了旅游产业可以在保护环境、资源的基础上,带动当地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塑造特色品牌,提升当地竞争力,吸引投资。目前宝山风景区旅游项目开发进展缓慢,自2003年开发至今仍未完成。

(二)旅游产业要素功能不足

一是没有打通景区交通“最后一公里”。游客到了大干镇以后,没有任何车辆进入宝山风景区、七台山风景区以及乐活来布景区,只能自驾游前往,游客吸纳面窄。二是旅游基础设施建设薄弱。就拿大干镇最有名的宝山风景区来说,游客集散中心、旅游咨询服务中心都缺失,起居食宿、休闲娱乐、购物消费的场所也没有,甚至连最单一的景区门票收入都没有。宝山日出、霞光都是知名度很高的景致,本可以吸引游客留下来,带动消费能力,但开发至今,宝山风景区没有任何经济收入。

(三)旅游营销宣传观念滞后

目前主要靠传统营销手段,宣传形式过于单一,宣传点过于狭窄,单纯借助《西游记》对齐天大圣文化进行宣传,过分地将通天大圣向齐天大圣靠拢,忽略了通天大圣是齐天大圣的原型,弱化了当地大圣文化的特色,以及对《西游记》成书的重要学术意义,不能把顺昌县旅游资源优势、旅游文化魅力充分地传达给客源市场,不能将丰富的旅游文化资源优势转换为旅游产业发展的优势。

(四)旅游资源单一分散

大干镇旅游资源虽然丰富,但却单一分散,未能形成区域化旅游格局,无法产生联动效应。乐活来布乡村休闲景区曾经一度热门,吸引众多游客,但无法留住老客人,吸引新客源,目前亲子游乐设施多处关闭。

六、对大干镇依托大圣文化发展生态文化旅游行业的建议

(一)以景区为核心梯度开发

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坚持以景区为核心,坚决保护历史遗迹和生态环境,秉承“大保护、小开发”的原则梯度开发,通过老景区的提升和新景区的开发,逐步将上湖古村、演山、七台山自然人文景观有效整合至宝山风景名胜区,进一步增强宝山风景区的吸引力和生命力。

(二)以文化为特色整合资源

以大圣文化为主线,依托大圣文化历史遗迹资源基础,按照“主题性、特色性、故事性”的理念,深入挖掘大圣文化内涵,凸显通天大圣文化特色,释放大圣文化综合价值。要站在全域层面通盘梳理大干镇现有旅游景区和潜在旅游资源,以大圣文化为特色和亮点,结合生态休闲观光、知青文化等,进一步带活区域内的乡村旅游资源,打造集宗教朝圣、文化科考、自然观光、避暑探险、康体养生、乡村体验等功能于一体的大圣文化休闲旅游区,使之与大武夷旅游圈的周边旅游产品实现差异化发展。

(三)以村镇为基础突出特色

以村镇建设为基础,从特色小镇、美丽乡村建设等层面入手,突出村镇原有特色,打造宜居宜游的美丽村镇,构建从大干——来布——干山——宝山的大圣文化景观线,强化旅游业与村镇发展的有机结合、互促发展。重点打造大干镇通天大圣特色小镇,突出小镇以休闲观光、主题游乐、文化演绎、特色美食、旅游服务等功能于一体的游客集散中心作用。

(四)以产业为重点转型升级

树立大旅游概念,从区域产业链构建、产业集群培育、产业融合和产业孵化等角度,实现旅游产业与相关产业的有效嫁接,形成“农业围绕旅游增价值,工业围绕旅游出产品,服务业围绕旅游成规模”的泛旅游产业格局。例如打造生态农业休闲观光产业园、富文工业旅游区、大圣娱乐城等等。另外,以干山大米、宝山红菇、来布雷笋、干山湖羊、宝山古茶、余富火龙果等特产为依托,做大做强大干特色品牌,打造各类大干名片,进一步增强村镇知名度。

(五)以路网为纽带串点成线

要重视和发挥交通路网的纽带作用,将大干镇各类旅游资源串点成线、连线成片,构建起“快进慢游”的大干镇全域旅游发展格局。首先,要开通至大干镇各个旅游景点的旅游大巴,打通旅游最后一公里。其次,要想办法提升游客出行舒适度,减少前往景点的行程以及山路弯道。例如新建大干至河垄的道路,实现大干镇至宝山国际级风景名胜区的串联。

(六)以合作为手段寻求发展

进一步强化合作意识,充分利用武夷山与泰宁的世界级品牌的辐射影响力借势发展,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主动通过旅游规划、产业规划、基础设施规划的衔接与协调,大力推进跨区域精品旅游线路对接,打通旅游通道,推进无障碍旅游协作区建设。通过打造以大圣文化为特色的产品体系,实现旅游产品互补,旅游市场共享,避免同质化竞争,促进跨区域旅游良性发展。

注释:

①黎晓铃:试探通天大圣信仰的源流,《武夷学院学报》,2009年6月,第28卷第3期,第37-41页。

【参考文献】

[1] 王益民:建立顺昌齐天大圣文化自信,我们一直在路上,海峡卫视。

[2] 王益民:孙悟空的原籍可能在福建宝山,《运城学院学报》,第22卷第3期,2004年6月,第30-34页。

[3] 蔡铁鹰:“大闹天宫”活水有源——顺昌“齐天大圣”之我见,《学海》,2006年1月,第172-176页。

[4] 潘棋兴:顺昌县大圣信仰文化探析,《福建史志》,2008年第5期,第35-37页。

[5] 黎晓铃:试探通天大圣信仰的源流,《武夷学院学报》,2009年6月,第28卷第3期,第37-41页。

[6] 萧仕平:从神猴到齐天大圣——由地理文化视角看闽北顺昌猴精崇拜对象的变迁,《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2010年第6期,第92-96页。

[7] 杨国学:《西游记》《南游记》与顺昌民间大圣信仰,《淮海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第6卷第4期,2018年12月,第25-28页。

[8] 王枝忠,苗健青,王益民:顺昌大圣信仰与《西游记》,《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3期(总第75期),第68-71页。

[9] 陈彤:关于培育顺昌大圣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若干思考,旅游市场,2014年第11期(总第128期),第72-73页。

[10]谢辉:基于大圣文化品牌战略的顺昌特色县域经济发展策略研究,福建农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本文作者:福建省顺昌县大干镇人民政府 林炜)

责任编辑:王忠厚
本文出 中廉在线
手机版
相关阅读
点击排行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 手机版
本站所刊登的视频﹑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廉在线(中廉风尚(北京)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22509 值班电话: 13240250789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法律顾问: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9041149号-1
经营许可证:京B2-2019256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9041
出版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78 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63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