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习 > 党报党刊 > 正文

妇女排后代的“口述历史”

2019-09-14 14:08:15 | 来源: 中廉在线

2016年4月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亲自到安徽省金寨县调研指导工作。霏霏细雨中,总书记瞻仰了金寨县革命烈士纪念塔和金寨县红军纪念堂、参观了金寨县革命博物馆。立夏节起义(也称商南起义)者使用的粗糙枪支、从金寨县开始传唱的《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歌词曲谱、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创建初期的斗争形势图……总书记一次次驻足凝视、一次次陷入沉思,并不时地询问起有关细节,对革命先烈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在金寨县革命博物馆金寨革命史展厅“坚持三年游击战”展区,讲解员满怀深情地介绍:1934年11月,红25军长征之后,在金寨县金刚台上,活跃着一支特殊的红军队伍——金刚台妇女排,她们吃野菜、嚼草根、穿密林、卧冰雪,机智勇敢地同敌人进行周旋,克服了人们难以想象的困难,保证了革命红旗始终高高地飘扬在大别山上!有一首歌谣真实地反映了金刚台妇女排的战斗生活:“山沟石洞是我房,树枝稻草盖身上,山菜野果能当粮,三天不吃打胜仗。”今天,我重点向领导们汇报一下金刚台妇女排战士---张敏的故事。

总书记听了张敏的故事,十分感动,很关切地问:这个同志后来怎么样了?......张敏所在的金刚台妇女排就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三年游击战争时期,组建的一支特殊的武装力量,它是一个战斗的集体、更一个英雄的群体,它在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下和十分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创造了人间的奇迹、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近几年,这个英雄的群体,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2019年7月20日,金刚台妇女排的后代代表30余人,分别从全国各地汇聚金寨,开展“追寻先辈红色足迹、走好新时代长征路”活动。当年分管金刚台妇女排的县委委员史玉清、排长袁明(又名袁翠明)、军医范明(又名范来香)及彭玉兰、方礼明、胡开彩、陈发新、晏永香(又名晏玉香)、张敏等女战士的后代,分别从全国各地来到先辈们当年浴血奋战、流血牺牲的革命老区——金寨县,寻觅先辈足迹、继承革命传统。

20日上午,金寨县政府副县长蔡黎丽及安徽金寨干部学院、县委宣传部、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县文旅体育局等单位负责人及相关人员,与妇女排后代代表进行了真诚的座谈和交流。大家怀着一颗敬仰之心、虔诚之心,用最真诚的感情、最朴实的语言,先后讲述了自家先辈的光辉人生和感人事迹。下午两点半左右,大家来到自己朝思梦想、魂牵梦绕的金刚台脚下。虽然骄阳似火、酷暑难耐,但是,妇女排的后代们个个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大家不约而同地拿出事先备好的红旗,排着整齐的队伍、迈出坚实的步伐,朝着金刚台奋力攀登......晚上,大家不顾疲劳、连续作战,又以良好的精神状态,在汤家汇镇“新时代文明实践讲堂”里,给该镇的干部职工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报告会。

我们十分有幸地参加了这次接待,不仅认真地听取了大家的发言,而且与很多同志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参加此次活动深受教育、深受感动。现将活动中听到的、知道的几个故事加一整理,供大家分享。

一、女英雄的新消息

在次活动中,女英雄张敏的二孙子曾祥有首次公开地介绍了张敏的情况。曾祥有说,我的奶奶叫张敏,1904年出生,1968年7月病逝,终年64岁。原来,人们对她后来的情况不是很了解。

1929年2月,张敏带着6岁的儿子曾繁清(绰号小团长)随丈夫曾少甫参加革命。开始,她和家门的哥哥张泽礼(又名张富,商南县委书记)、嫂子晏永香等在商(城)固(始)边区的苏仙石、窑沟、杨山煤矿、汤家汇丶铁冲等地开展革命活动。

1935年6月初,时任赤城县二区苏维埃主席的张泽礼,率领县游击队员、工作人员、红军家属相继转移到大别山金刚台一带,进行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不久,在金刚台组建了以张泽礼为书记的中共商南县委。根据当时红军伤病员的护理需要,县委安排晏永香下山动员红军家属及游击战士上山当看护。后来陆续上山的女性约40余人,被编为一个排,即“金刚台妇女排”,袁明任排长、晏永香协助袁明做思想政治工作。

平日里,她们一边躲避地方民团的暗探和敌人的一次次搜山“围剿”,一边拔野菜、摘野果、挖葛根以充饥,更重要的是还需要担负起为伤病员洗伤口、熬草药、补衣服、编草鞋、做饭菜等任务。

曾祥有说:1936年冬,金刚台又下起了大雪,敌人又趁机搜山“围剿”,妄图一举扑灭大别山上的革命火种。在此之前,奶奶张敏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这一天是女儿刚出生的第6天,根据便衣队搜集到的情报,敌人又要来搜山了。这时我奶奶心里翻江倒海、心如刀绞!她知道,孩子的哭声极有可能把敌人引来,那么多的伤员和妇女排战友们将面临怎样的险境之中……看着刚出生6天的女儿,奶奶毅然决然地把儿子“小团长”支到史玉清姐姐那里去。过了不久,搜山的敌人果真来了!奶奶张敏不容分说,背着大家,含泪忍痛地将女儿的小嘴紧紧地按在自己的乳头上,就这样捂着、捂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奶奶的手越来越颤抖,也越来越没力气。就在这短短的十来分钟里,奶奶感到好像过了好几年那么漫长。敌人走了,战友们安全了,伤病员们没事了,但这个刚刚来到人世才6天的幼小生命却永远地离开了妈妈、离开了亲人、离开了她尚未看清的世界。奶奶什么话也没说,抱着断了气的女儿,有气无力地靠在石墙上。一动也不能动了。当同志们看到这一幕时,都伤心地哭了起来,悲痛之余,战友们哭着责怪张敏:“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把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捂死?”奶奶艰难地对着大家说:“当前敌情这么严重,民团的暗探又多,敌人今天来搜山,明天来搜山,同志们怎么办,伤员们怎么办,我不能没有战友!”闻听这发自肺腑的道白,战友们情不自禁地围着奶奶,任凭泪水伴送小生命的离去。当史玉清带着小团长回来后,看着大家湿润的眼睛,都低头不语,洞内一片寂静,心里在想,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坚强的奶奶对着小团长说:“儿子,你过来”,小团长一看妹妹紫青的脸蛋,却一动不动,就问妈妈:“妹妹怎么了?”奶奶哽咽地说:“为了大家,也为我们自己,我把你妹妹捂死了,这不是妈妈不爱她,也不是妈妈不想要她,这都是搜山的敌人逼的呀,你要记住,这都是血债呀。我们一定要跟敌人斗争到底!”袁明、史玉清等人从张敏怀中接过死去的女婴抱出洞外,在不远处用手扒了一个坑,将幼小的尸体永远地留在了金刚台这座山上。

两天后,爷爷曾少甫和陆化宏、肖九仇打粮回来,听说女儿捂死了,他什么都没说,没埋怨妻子。他知道妻子的初衷,也知道为革命就要有牺牲。他坐在地上只是哀叹了几声,又安慰起妻子,要她坚强起来,要她更加坚定地走革命道路。

据介绍,张敏,又名张本荣,出生1904年,1968年7月18日去世。由于早年长期参加游击战争,落下了严重的哮喘。年轻时大约有1.6米的个子,晚年时驼背严重。张敏生了好几个孩子,但是,活下来的一儿一女。儿子就是曾繁清,女儿叫曾繁荣、女婿宋景起。高敬亭的夫人史玉清是张敏的干女儿。高敬亭平反,在合肥开追悼会时,还邀请曾家人去参加。当时就是曾繁清和曾祥云去参加的。那一次,高敬亭的女儿高凤英还给了曾祥云一块的确良布料。当年,在金刚台捂死的那个小女孩,后来是袁明(又名袁翠明,妇女排排长、吴大胜的夫人,金寨县花石乡人)掩埋的。据说,当年,奶奶在金刚台上捂死的还不只一个小孩。张敏一直活到1968年秋,才因病去逝。

张敏的公公叫曾耀先,1873年出生,是位革命烈士(有烈士证),安葬在段集青峰岭。曾耀先死得很惨,1929年6月在固始县段集窑沟被捕,团匪们把曾耀先的胡子全部拔光,然后将他活活打死。张敏的婆婆曾曹氏,1873年11月出生,因全家数人参加革命,面对反革命势力对红军及其家属的追杀,老太太只能躲进山洞里。1929年11月的一天,不幸被当地民团发现。他们说:这是“共匪婆子,打死她”,团丁们就用枪托将其捅到水塘里活活淹死。一年后,其长子曾少甫强忍悲痛,趁黑夜潜回老家窑沟檀树根、下塘收骸,仅找到一根银簪子。

张敏的丈夫曾少甫,他们共有兄弟四人。曾少甫是老大。老二曾庆山,1908年1月出生,1929年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红四方面军73师任连长,1932年底在长征途中牺牲,时年24岁,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有烈士证)。老三曾庆志,1911年出生,1929年参加革命,1944年在翼鲁豫军区二十四团四连任班长,在山东郭小湖战斗中左肩受伤,伤愈后在当地从事民运工作,解放后被评定为三等乙级伤残军人(有军人伤残证),1953年还乡,1986年7月在固始县段集镇钓鱼台病逝。曾庆志的爱人支友凤,1906年出生,山东荷泽枣庄人,1929年入党,早年在家乡参加共产党地下活动,曾任妇女主任,后在当地从事民运支前工作,全国解放后,于1953年随丈夫曾庆志迁到固始县段集镇钓鱼台村生活,1993年1月10日病逝,终年87岁。老四曾庆平,1913年出生,因其父母、哥嫂数人参加革命,1930年秋被当地民团作为人质杀害,年仅17岁。

曾少甫的谱名叫曾庆修,不识字。1929年在段集窑沟参加革命。当时,大儿子曾繁清已经很大了。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西征时,留下很多伤病员,老二曾庆山随部队走了,组织上让曾少甫留守地方坚持游击斗争。后来在金刚台地区的石洞里大约住了5年左右。先后长期与张富(张三铁匠、原商南县委书记)、夏世厚(曾任湖北省革委会副主任)、林维先(金寨人,开国中将,原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李晓明(原湖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丶刘名榜等在一起参加革命活动。解放后,曾少甫曾任第七区区委副书记。1956年,曾少甫60岁退休,党和政府关心曾少甫和张敏的生活,拟安排他们去信阳南湾水库附近或金寨梅山干休所居住。他们却要回老家窑沟生活。政府领导认为不妥,就要求他们居住在集镇附近。于是,他们就选择了段集钓鱼台村,分配居住在地主的3间旧瓦房里。1958年,曾少甫出席了全国民兵代表大会,受到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荣获半自动步枪一支和一百发子弹、持枪证、奖状等。1986年病逝。当时,任湖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李晓明还寄来了挽幛,上面写的是:“为革命奋斗终生后世楷模、继遗志献身四化誓展宏图”(实物还在曾祥海家保存)。

张敏的儿子曾繁清生有6个子女。老大曾祥启,1951年生,1968年参军,当时在旅大雷达11团,妻子丁广珍。老二曾祥有,1956年生,1976年参军,当时在新疆8023部队,妻子朱云丽。老三曾祥海,1968年生,1982年参军,当时是海军航空兵38653部队,妻子周元慧。大女儿曾祥宜,1953年生,丈夫解德元,1967入伍南京60军6453部队。二女儿曾祥秀,1959年生,丈夫程兴国,1978参军宝鸡二炮96400部队司令部管理处处长,转业后在陕西省发改委任处长。三女儿曾祥云,1962年生,丈夫刘旭东,河南34631部队工程兵。张敏的一家是军人之家、革命之家。

二、女烈士的英雄壮举

在这次活动中,张敏的二孙子媳妇、固始县住建局勘察设计室党支部书记朱云丽(晏永香的外孙媳),受晏永香的后代张继承丶张新荣丶张虎林的委托,给大家介绍了晏永香奶奶的感人故事。朱云丽说:晏永香,女,出生于1904年,牺牲于1936年,河南省固始县方集乡人。

1929年,晏永香随丈夫张泽礼参加革命,担任中共杨山煤矿支部秘密联络站交通员,为党组织发动杨山煤矿工人起义做了大量工作,并在起义胜利后加入中国共产党,配合工会在矿区开展妇女运动,支援矿工斗争。

1930年春,被中共商城县委派到第四区担任区委委员、区监委负责人。为了保卫新生的革命政权,维护党纪政纪,她铁面无私、公正办事、敢于斗争,被当地群众称为“女包公”。四区区委曾发出通知,号召广大党员干部学习晏永香为维护党纪政纪而斗争的革命精神。

1932年秋,红四方面军主力转移后,她参加了赤城二区游击队,活动于商固边境。1935年夏,随游击队转移到金刚台上。商南游击队和妇女排在金刚台组建后,根据商南县委安排,她协助袁明同志负责做妇女排的思想政治工作。在金刚台游击斗争的艰苦岁月里,为了打破敌人的封锁,她曾多次冒着生命危险,下山为伤病员和妇女排的战友筹粮,和大家一起渡过了一道又一道难关。

1936年冬,在一次反敌雪地搜山战斗中,她把十几位体力不支的妇女战士隐蔽好以后,自己冲出去,朝着战友们藏身的相反方向奔跑,故意引起敌人的注意,让敌人跟着自己追了10余公里。最后在在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的情况下,毅然跳下悬崖、壮烈牺牲......

三、女红军的机智退敌

女红军罗从观的女儿周芳告诉我们说:她的母亲1911年出生在金寨县斑竹园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那里是大别山里三省交界之地,非常适合红军的生存与发展。她母亲1929年参加革命,1930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妇女排的班长、陂孝北区委书记,长期从事红军妇女工作。

1934年冬,红二十五军奉命北上长征抗日,她母亲他们留了下来,在大别山区坚持游击战。当时国民党纠集了大批军队和地方民团对我苏区进行围剿,大肆屠杀红军家属和无辜群众。在残酷的环境中,她们英雄的妇女排和皖西北区委一行五十多人来到了金刚台地区。这里是商城与金寨的交界地区,山高林密、纵横百里,岩陡路险,而且有七十二个山洞,很适合打游击。不久,敌人就追到了金刚台,他们封锁住出山的路口后开始进行清剿。

一天上午,她母亲突然发现不远处有许多敌人在搜山,为了让区委的同志们尽快转移,她立即带领一个妇女排的同志进行阻击。当时敌人较多,而母亲她们只有十几个人。情急之下,母亲急中生智,站起来、大声喊道:一营向左、二营向右,等敌人靠近了再打。敌人听到母亲的喊话以为遇到了红军主力团,吓得连忙往回跑。

还有一次,妇女排又与敌人遭遇了,当时敌人见母亲她们都是年轻妇女,就没有把她们放在眼里。敌人得意洋洋地叫道:弟兄们别开枪,抓活的,谁抓住的,就带回去当老婆。那些当兵的一听立马峰涌而上,朝着妇女排扑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妇女排的排长袁翠明大喊一声“打!”顿时,姐妹们从身上和树丛里拔出枪朝着敌人一阵猛打,敌人一下子被打蒙了,连滚带爬地退到山下了。

母亲她们在金刚台坚持了三年游击战争,收容和护住了红四方面军、红二十八军及便衣队的许多伤员,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就采中药、住山洞,治好了很多红军伤员。许多红军战士都亲切叫我母亲罗大姐!直到解放后许多大军区的老首长见到我母亲时仍然还叫罗大姐。比如原福州军区司令韩先楚上将,湖北第一任省长张体学,还有原武汉军区副司令林维先中将等。

四、男战士的浩然正气

在这次活动中,妇女排排长袁翠明(又名袁明)的子女 向我们讲述了一个特殊的故事。他们说自己是听着金刚台妇女排的故事长大的,但是,妈妈从来不讲自己,常常挂在嘴边的是史玉清阿姨、张敏阿姨、彭玉兰阿姨、张三铁匠(即:张泽礼)及晏永香(又名晏玉香)阿姨的故事……而妈妈讲的最多的,还是妇女排里唯一的一位男同志——老李。

老李,大家都这么称呼他,但是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大家只知道他的爱人被国民党杀害了,他的儿子随红军大部队长征去了……

1935年的一个深秋,在卫立煌部的一次搜剿中,妇女排的战士们被冲散后,史玉清、陈宜清等4位战友迟迟未能归队。战友未归,妈妈心急如焚,便带着老李等人四处寻找。途中,不幸被搜山的国民党兵发现。为了躲避敌人,他们分开掩藏。妈妈恰好发现了一处狭小的可以挤进一个人的石缝,于是,她便躲了进去。没一会儿,老李也来到这里,妈妈本想把他拉进来,可是还没等妈妈的手拉到他,他又转身跑向了别处。原来,他看见这个小石缝里藏一个人还能勉勉强强,如果再挤进去一个人,则容易被敌人发现。于是为了战友的安全,他完全不顾紧随其后的敌人,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个原本可以藏身的地方。没跑多远,他就落入了敌人的魔爪。

凶残的敌人以为抓住了这个老头便可以顺藤摸瓜、进而抓住其他战士。可是,任凭敌人怎样威逼利诱,老李始终是怒目圆瞪;无论敌人如何严刑拷打,老李只回答三个字:“不知道!”无计可施的敌人便把老李捆在一棵树上,拿出一把刀,往老李身上一刀一刀地割,并不停地追问:那个大辫子到哪里去了?(妈妈当时扎着一条长辫子)妇女排的人在哪里?你们的伤病员藏在什么地方?……然而,无论敌人怎样追问,他们得到的只有“不知道”三个字。敌人恼羞成怒就一刀一刀地不停地割着,血将流尽的老李抱着必死的决心,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喊道“共产党万岁”!面对突如其来的呼叫,凶残的敌人用刀划开了老李的胸部和腹部,又用刀把老李拦腰砍断,并割下了他的头颅。

这一切,都发生在离妈妈藏身不到30米的地方。眼看着敌人如此凶残地对待自己的同志,她几次都想冲出去,但是想到山上还有那么多伤病员等着要照护,妇女排还有那么多姐妹们在等着要安排,妈妈强忍怒火,紧握双拳,发誓要为老李报仇!发誓要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到底!

正因如此,所以妈妈从我们兄妹儿时起、便不停地和我们讲金刚台的艰难险阻,讲妇女排的英雄事迹,讲老李、张敏、晏永香……妈妈要我们始终记住:今天的和平、繁荣、幸福是来之不易的,一定要珍惜,一定要用自己的行动来捍卫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打下的江山!

五、女排长的永恒记忆

金刚台妇女排排长袁明的女儿告诉我们,她的妈妈出生于金寨白水河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家境十分穷困。由于妈妈在家中排行老大,又是个女孩,所以很小就开始帮助父母亲操劳家务。那时的社会,封建意识还相当浓厚,女孩子连进祠堂的权利都没有,更不要说抛头露面、逆“道”而行了。但是,妈妈为了穷人能尽快地翻身,置封建条规于不顾,小小年纪就参加了儿童团,站岗、放哨,积极投身于革命活动,并在十六岁时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十九岁时瞒着自己的妈妈参加红军、离开了家乡。外婆虽因为思念女儿、哭瞎了双眼,妈妈没有因此而动摇参加革命的决心。

妈妈是一个勇敢、坚定的革命战士。童年的妈妈曾被缠过足。拖着虽被放开但依然是残疾的一双小脚,她随着部队南征北战、奋勇杀敌,从没半点畏缩。三年游击战争期间,身为妇女排排长的妈妈曾带着战友们与敌人周旋在金刚台的大山中。面对敌人白天默认地封山、搜山、烧山,面对敌人残酷的烧杀抢掠,面对缺衣无粮、甚至是几天喝不到一滴水的困难局面,他们依然毫无怯意、顽强战斗,不仅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而且最大限度地保存了自己的力量。妈妈非常怀念牺牲了的战友,她常对我们讲他们如何与敌人周旋战斗的,讲述妇女排里唯一的一位男同志老李为了保护同志们而被敌人拦腰砍断、英勇牺牲的故事……教育我们不要忘了今天的幸福生活得之不易,不要忘了成千上万的革命先烈。

妈妈是一个忠于党、忠于人民、爱岗、敬业、团结同志的好干部。解放后,妈妈无论是担当保卫干事还是在担任妇女主任时都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她因此而多次获奖,并被南京市评为三八红旗手。妈妈在瘫痪前,我每次陪她上街,总感到她的朋友特别多,菜场、小店、修理铺以及居家,都有她的朋友。我曾和妈妈开玩笑说:跟你上街简直累死了,每走一步都要停十来分钟,哪有这么多熟人?哪有这么多话?妈妈走后,如今仍在宁海路摆报摊的一位老者回答了我们这个问题,他说:“你爸爸妈妈我都认识,他们一点架子也没有,每次看到我们总是问寒问暖,真好啊!”妈妈瘫痪卧床期间,每到晚间新闻联播时,她都要家人早早地打开收音机,尽管躺在床上,但也像立正似的摆好姿势,毕恭毕敬地聆听《国歌》,身体情况允许时,还要敬礼,以此来表达对党、对人民、对祖国的无限崇敬、爱戴和忠诚。

作者(收集整理者):胡遵远 王亚丽

责任编辑:李巧珊
本文出 中廉在线
手机版
相关阅读
点击排行
热门图文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 手机版
本站所刊登的视频﹑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廉在线(中廉风尚(北京)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22509 值班电话: 13240250789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备190411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9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