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习 > 党报党刊 > 正文

信阳柳林地下交通站:党中央和中共鄂豫皖省委桥梁和纽带

2017-05-07 08:39:56 | 来源: 中廉在线

信阳柳林地下交通站是我党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连接中共中央北方局、中共河南省委(中共河南省工委)和中共鄂豫皖省委的一座重要桥梁和纽带。从郑州出发到信阳柳林这条交通线不仅保证了党中央和中共鄂豫皖省委的日常联络,使党中央的战略意图、指示、命令及时传达贯彻到中共鄂豫皖省委,同时对中共鄂豫皖省委在工作中向中央带有方向性的请示、报告及时传递中央。在1933年初到1934年秋间,中共河南省委在吕文远同志和省委组织部长刘晋等领导下,一直将打通这条交通线作为重要工作来抓,经过努力使这条交通线基本保持畅通。我当时在河南省委军委工作,军委的主要工作:一是开展对东北军、西北军的兵运工作。二是建立和建全省委同鄂豫皖省委交通线。三是为鄂豫皖省委输送兵员,药品,武器等紧缺物资。同柳林地下交通站有较多的联系和接触,对本文就当时信阳柳林地下交通站的一些情况作一些回忆,供参考。

早在1930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关于苏维埃区域目前工作计划”就明确指出:解决红军中的探访与交通,决不是技术问题,在今天更成为严重的问题。尤其是敌人军队的一切行动,假使红军不能事先一一知道,则在作战上特别是今天需要大规模的冲破敌人包围计划的作战上,将会蒙着很大的不利。第一次红军退出长沙,完全是吃亏在没有探访的工作。交通问题特别是苏区与敌人统治区域的来往,中央苏区与其他苏区的关系必须尽可能与尽最大速度将它们打通,这首先便需要交通站,在整个苏区与苏区附近的敌人统治的交通要道上完全建立起来。要使苏区的交通网与我们在敌人统治区域的军事交通网能完全衔接起来。

根据中央指示精神,选择合适的地方,物色可靠人员建立连接中共河南省委和中共鄂豫皖省委的交通站是当时河南省委的一项主要工作。信阳柳林地下交通站设在柳林街南,平汉铁路西侧一华里,座西朝东的江家湾,周性初同志的家就在这里。我在大革命时期就同周性初同志相识。大革命失败后,我受党组织派遣到西北军搞兵运工作,和中共中央北方局取得联系,是北方局将周的关系转给我,之后我和周性初同志经常有联系,当时我曾将有关西北军兵力调动和兵力部署的情报通过周传递给在新集的鄂豫皖省委。

在信阳柳林设立交通站地理位置非常合适。它背靠深山,地处偏僻,但是交通却便利,越过铁路有一条通往罗山的山道,是一个非常理想的联络枢纽。中共河南省委和中共鄂豫皖省委先后在这里设立交通站,实践证明是正确的。交通站在周性初家中设立后,为了不引起外界的注目,周性初在家中开设油坊和毛烟店为掩护,“雇请”了出身贫寒的中共党员黄训谟、潘道武等当工人。交通站对外是一个“商号”,实即是我党的联络站。当时交通站对凡是外地来客,南方口音称“叶子客”(叶子客指:买卖烟叶的客商),北方口音称“芝麻客”(芝麻客指:买卖芝麻的油料客商)。交通站的交通员外出,或以购货,或以取帐款名义,同我党进行联系,传递情报,运送物资,接待人员。当时接待和护送了许多来信阳巡视以及往返鄂豫皖苏区的中央领导和苏区干部。我调任信阳县委书记后,为了加强同交通站的联络,省委又调黄训谟同志任县委委员(当时的委员就是常委),为保持同交通站的联络打下了基础。

1934年间吕文远同志和我多次到柳林地下交通站巡视。我记得第一次去是去落实专职交通员的事宜。当时省委考虑必须安排多名交通员跑这条线。因为一是从郑州出发到信阳路途相对比较远,沿路敌人设的哨卡多,正常通行困难多,出行一次时间较长。二是紧急情况下一个交通员尚在途中,新的情报和任务又到了,必须迅速将情报传递出去,将任务落实下去,多人可以交替行动,确保情报按时送达。按照当时地下工作的规定:这些个人相互不认识,都是单线和省委保持联系,我记得当时是马青松同志负责和交通员接头,传递情报,交代具体任务。可惜我已经记不起那两位同志的姓名了,我只记得其中一位是南阳人。当时省委规定:交通员在到交通站后,必须和指定的人员联系,前提是必须对上接头暗号才能交接,否则即使是熟悉的同志也不能接头。不得在接头地点逗留两天以上,交通站在接到交通员带到物件后必须立即给予回条。所有交给交通员递送文件必须尽可能轻便易带。重要文件基本要求背熟记牢,用口头传达。交通员押送保管的经费不能动一分一毫,必须全额交付。到了交通站后除了工作外,不可以随便外出走动。由于严格坚持这些工作要求,交通线的前期工作相对比较顺利。中共鄂豫皖省委在接到我们的情报后及时调整兵力部署,对粉碎敌人对苏区的围剿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我们先后为苏区输送几十位青年参加红军,为苏区运送了大批的药品粮食和其他物资。以后又相续护送了中央巡视员多人(次)和从中央苏区来的领导同志到鄂豫皖省委,我也多次去柳林交通站和周性初同志商谈具体工作和护送方案,在此期间护送工作顺利。之后我到新集鄂豫皖省委汇报工作时,也是由柳林交通站护送去的,从那时起我同郑位三同志有了联系。

地下交通员和地下交通站的工作是是非常危险和艰辛的,且不说地下交通员路途中时刻有着被国民党军警、特务、民团发现逮捕的生命危险,征服自然界的艰难险阻本身就很不容易了。到柳林交通站的路很难走,要翻山越岭。敌人封锁着交通要道,交通员只能走进山里,攀登悬崖,另辟蹊径,遇到江河阻隔,没有渡船,又得绕道而行。他们没有什么交通工具,主要是靠一双铁脚板,有时能骑到一头牲口就感到很好了。他们经常是夜行晓宿,有时在途中隐蔽在其他交通站或基本群众的家里;有时就藏在深山岩洞,甚至躲坟墓里。在解送物资吋,有时路费和食物花完吃尽了,也不敢和不肯动用解送的物资,仅靠摘野果充饥。但是大家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今天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国家,为广大老百姓的,我们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而流血牺牲值得。正是这个信念支撑我们。使这条红色交通线在那个时期始终畅通。柳林也因红色交通站的巨大历史功绩载入史册。全国解放后,我从其他同志处得知,周性初同志早于1936年就牺牲了.我很悲痛,我写此文的目的除怀念战友周性初同志外,还要我们的后人时刻牢记: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周性初同志简介],周性初(1884~1936)派名守赋,学名钟麟,河南省信阳市浉河区柳林镇人。1904年就读于北京求实学堂,1906年返豫入省体校学习,毕业后回乡教书。是中共河南早期党员

1925年8月,我党在柳林开办平民夜校,周性初任教员。同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春,受党组织委派,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同年10月,任中共柳林支部书记。在他的积极组织和具体指导下,柳林成为信阳县农民运动的中心区,在发展农民协会的基础上,组建了党领导的农民自卫武装,为保卫北伐军后方,做出了重要贡献。

1929年周性初任南乡支部书记。为保持同鄂豫皖苏区的联系,县委在他的住处设立交通点,由他具体负责联系事宜。他在自家开了一个油坊和红烟店,籍此接待和护送了许多来信阳巡视、开会、指导工作及往返鄂豫皖苏区的领导干部。其时,苏区遭敌封锁,军用物资奇缺。周性初通过各种关系,冲破层层关卡,从鸡公山、汉口等地购买大量军用物资和药品运往苏区。他还设法收集情报,配合苏区红军,奇袭柳林、李家寨火车站,重创敌军。

1932年冬,国民党对鄂豫皖苏区发动反革命“围剿”,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他协助省工委和信阳党组织及时地把部分医药、干部、医生送往苏区,配合苏区军民粉碎了敌人的“围剿”。1934年春,郑位三带人在信南创建游击根据地,并在周性初家建立鄂豫皖省委交通站,周性初任站长。同年9月,由于叛徒出卖,他先后两次被捕。后经党组织多方营救出狱。

1936年,周性初以货郎担的身份,为信南山区红军游击队传递情报。同年夏,遭国民党通缉。此时,他肝病恶化,隐蔽在信西白龙潭亲戚家,被敌区长侦知,将其逮捕。11月3日晨,英勇就义,终年53岁。

解放后,当时的鄂豫皖省委负责人,时任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的郑位三同志于1958年7月8日给周性初同志的儿子周其密同志的信中谈及柳林交通站时说:为保持同中央和中共河南省委的联系,鄂豫皖省委亦在周性初家里建立了鄂豫皖省委交通站,周性初任站长。鄂豫皖省委派交通员石健民到他家以周氏族侄身份当帐房先生,频繁地往返上海中央局、中央苏区、鄂豫皖苏区各地,汇报工作,传达指示,接送干部。1934年8月,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随石健民由瑞金经上海乘车到柳林,由周性初安排在交通员胡金典家停留十余日后安全护送到他处。在此前后,交通站还完成了接待和护送河南省委书记吕文远,省委军委书记胡清瑞,中央巡视员晓阳及李子健等重要任务。(胡清瑞遗著 胡宏宏整理)

责任编辑:王忠厚
本文出 中廉在线
手机版
相关阅读
点击排行
热门图文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 手机版
本站所刊登的视频﹑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廉在线(中廉风尚(北京)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22509 值班电话: 13240250789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备190411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9041